当前位置:深圳阅尔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历史英国陆军军官:詹姆斯·沃尔夫,因赢得亚伯拉罕平原战役而广为后世所知
英国陆军军官:詹姆斯·沃尔夫,因赢得亚伯拉罕平原战役而广为后世所知
2023-01-02

陆军少将詹姆斯·彼得·沃尔夫(James Peter Wolfe,1727年1月2日-1759年9月13日),英国陆军军官,因为击败法国军队、赢得亚伯拉罕平原战役而广为后世所知。其父爱德华·沃尔夫中将亦是一位出色的将军,他通过此层关系,在年纪尚轻的时候就被任命为少尉,前往欧洲大陆参与奥地利王位继承战争。后来,沃尔夫又回到英国到苏格兰镇压詹姆斯党起义(Jacobite Rebellion),表现突出而被上级注意。于1748年,英国、法国、奥地利及荷兰等国家签署第二亚琛和约,结束了奥地利王位继承战争,令到他的事业一度停滞不前。沃尔夫在和约签订后,驻守于苏格兰高地8年。他在23岁时获得了中校军衔。

1756年,七年战争爆发,沃尔夫有了晋升的机会。他在次年参与了突袭罗什福尔的行动,在行动中负责调度物资,表现出色,获得首相老威廉·皮特赏识,任命他为副指挥,参与路易斯堡围城战。之后沃尔夫的部队乘船沿圣劳伦斯河南下,准备夺取魁北克。经过一段漫长的围城战后,英国军队取胜,攻陷魁北克。

但是沃尔夫本人却在战斗最激烈的时候,身中3颗火枪弹丸身亡。此役为他赢得了巨大的声誉,也使到他成为了英国在七年战争中胜出、领土扩大的标志。英裔美国画家本杰明·委斯特广为流传的画作《沃尔夫将军之死》就是以他为题材。沃尔夫因为攻占魁北克,使到他人能够顺势攻占蒙特利尔,最终结束法国统治,被称为"魁北克英雄"、"魁北克征服者"与"加拿大征服者"。

詹姆斯·彼得·沃尔夫,1727年1月2日(儒略历为1726年12月22日)生于英格兰肯特郡韦斯特勒姆的一座牧师住宅。他的父亲是爱尔兰军人爱德华·沃尔夫上校(Edward Wolfe,后为中将),他的母亲是约克人亨丽埃塔·汤普森,他是两人的长子。沃尔夫的舅父爱德华·汤普森是一位出色的政治家,曾任国会议员。他的出身与当时大部分军官相比,比较低微。沃尔夫儿时在韦斯特勒姆居住过的房子,后来被国民信托保留下来,更名为魁北克楼。他一家经常到爱尔兰居住。著名的19世纪政治家、法官史提芬·沃尔夫与他来自同一家族。

沃尔夫一家与沃德一家的关系很好。沃尔夫少时的朋友乔治·沃德就来自沃德家族。沃德后来与沃尔夫一样,投身军旅。沃德在担任爱尔兰总指挥期间,通过镇压国内叛乱,击退法国入侵,赢得了一定声誉。

1738年,沃尔夫一家搬到伦敦格林尼治居住。沃尔夫在很年轻的时候,就注定了要做军人。他在13岁时,以自愿兵的身份,加入了他父亲的第1海军陆战队团。

1739年,詹金斯的耳朵战争爆发。沃尔夫本要随军出征,到哥伦比亚围攻卡塔赫纳,但他中途染病,被迫回国休养。他未能参加这次战役,算是十分幸运的--围攻卡塔赫纳的英军,有不少士兵都因病逝世。

1740年,奥地利王位继承战争,在欧洲大陆爆发。最初,英国没有加入这场战争,但到了1742年,路易十五在法国与奥属荷兰边界部署军队,规模可观,迫使奥地利的盟友英国向荷兰派兵,帮助盟友保卫领土。前一年,沃尔夫在父亲的海军陆战队团中,获任为少尉。1742年初,他被上级调到第12步兵团,在几个月后,随团乘船前往弗兰德斯,最后在根特登陆。上岸后,沃尔夫立刻获得中尉军衔与团副官职务。他的部队在登陆弗兰德斯后的一年里,但没有参加战斗。

1743年,他的幼弟也加入了第12步兵团。两人在那年参与了一场由英军发起的战斗。大部分认为,军队会南下进入法国。但英军没有这样做,反而东进开入有大量法军士兵的南德意志地区。亲自指挥军队的乔治二世犯下了一个大错,使军队在美因河一带陷入了陷阱。

乔治王不但没有因此投降,还想采取行动改变形势,派兵攻打有法军驻扎的德廷根村。沃尔夫所属的第12步兵团,在这场战役中陷入了激烈的战斗,因为双方都进行了火枪齐射。他所属的步兵团的伤亡,在参与战斗的英军步兵团中,是最高的,就连他本人的坐骑也为法军枪弹所伤。战役中,法军发起了多次进攻,但都为英军所退。最终,法军战败,撤离德廷根村,英军也因此保障了汉诺威的安全。

沃尔夫的部队受到了坎伯兰公爵威廉王子的注意。王子在战役中的位置,与沃尔夫的在战役中的位置很近,所以可以观察到后者的作为。战役结束一年之后,他获上级晋升为第45步兵团上尉。与上一年不同,这一年英军新指挥官乔治·韦德没有达成夺取里尔的任务,也没有发动过大型战役,就在冬季来临时返回根特宿营,令战事毫无进展。这年秋天,沃尔夫的幼弟染上肺结核,不幸逝世,令他受到了一定的打击。

1745年5月,沃尔夫的所属的第45步兵团,在其他英军部队丰特努瓦战役时,留在了根特,而他之前的部队,第12步兵团则参与了战役。英军在这场战役中战败,而接受新指挥官坎伯兰公爵威廉王子的命令,前去支援主力部队的第12步兵团,也承受了很高的伤亡。同年7月,法军攻陷了英军的基地根特,沃尔夫险些成为战俘。他在此之后,获委任为旅长。

1745年10月,沃尔夫的部队被调回英国,镇压上一年爆发的的詹姆斯党起义。9月,叛军在普雷斯顿潘斯战役取胜,夺取爱丁堡,准备南下英格兰。他们以为英格兰会爆发大规模的詹姆斯党起义,与他们配合,一起推翻乔治二世,以老王位"詹姆斯三世"取而代之。

沃尔夫的部队最初被派到泰恩河畔纽卡斯尔,加强驻扎在当地的英军部队,防止詹姆斯党沿着东岸南下。结果詹姆士党没有在东岸南下,反而在对岸,经卡莱尔南下。詹姆斯党此后一路前进到了德比,这时,政府军只有一队民兵拦在他们通往伦敦的路上。然而,他们在当地得到的支援十分有限,迫使他们在年末撤回苏格兰,给了时间政府军准备北上平乱。

1746年,沃尔夫到苏格兰担任亨利·赫雷豪的副官,镇压查尔斯·爱德华·斯图亚特牵起的叛乱,参与了福尔柯克战役与卡洛登战役。他在后一场战役中,违抗坎伯兰公爵(也有人认为这个命令是赫雷豪下达的)处决一个受伤的叛军的命令,名噪一时。沃尔夫说他就算辞职,也不会做这样有损荣誉的事情。但这个战俘最终还是被坎伯兰公爵亲自处决了。他在这次战役中的行为,令他赢得了他日后的部队皇家高地火枪营的尊重。沃尔夫在卡洛登战役完结后,又参与了以平息叛乱为目的的和解工作。

1747年1月,沃尔夫重返欧洲大陆,加入约翰·莫当特爵士的部队,继续参与奥地利王位继承战争。法国军队在坎伯兰公爵的部队离开尼德兰,到苏格兰镇压叛乱后,取得了不少进展,夺取了布鲁塞尔。

法国军队在这一年里取得的最大成是夺取了荷兰共和国的门户,马斯特里赫特。沃尔夫也有参与阻止法国将军萨克森伯爵夺取马斯特里赫特的马斯特里赫特战役。他在这场战役中身受重创,获得官方嘉奖。这场战役是沃尔夫参与过的战役中,规模最大的,双方士兵加起来超过140,000人。法军在这场战役中取得了微弱的胜利,夺取了马斯特里赫特与贝亨奥普佐姆。在此之后,双方在采取进一步行动之前,签署了停战协定。

1748年,年仅21岁,却已经服役8年的沃尔夫在第二亚琛和约签署后,返回英国。根据和约,英法两国归还在战争进行期间,占领的土地,而奥属尼德兰也回到奥地利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