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深圳阅尔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历史安禄山深得唐玄宗的宠信,为什么还会惧怕李林甫呢?
安禄山深得唐玄宗的宠信,为什么还会惧怕李林甫呢?
2022-09-22

李林甫,唐朝宗室大臣,生性阴柔奸狡,人称“口蜜腹剑”,是唐朝由盛转衰的关键人物之一,他可以称得上是安禄山的克星。下面趣历史小编为大家详细介绍一下相关内容。

李林甫活着的时候,不要说让安禄山起兵造反,就是过过招,他也没有那个胆量。

其实,在李林甫执政的后半程,安禄山的实力已经十分强大。天宝六载(747)时,安禄山已经担任平卢、范阳两个节度使,手握骁勇善战的边军十余万,还在朝中担任御史大夫的显要高位。

为了取悦玄宗,安禄山源源不断地将俘虏、战利品、牛羊、珍宝送到长安,献给皇帝。他还亲自入朝,拜杨贵妃为义母,拖着三百多斤的身体,迅疾如风的为玄宗与贵妃跳胡旋舞。指着大肚子对玄宗说,里面只有一颗赤诚的忠心。

说实话,安禄山这些马屁拍得让人有些恶心,太过肉麻、太过虚伪。但却收到了良好的效果,因为在玄宗看来,一个三百多斤的大块头,能这样无比真诚的表忠,显得憨态可掬,是胡人真性情的流漏。所以,十分宠信他。

安禄山表面上对玄宗谄媚,实则居心叵测,城府极深,他用憨厚的外表蒙蔽了皇帝的心,史称:“外若痴直,内实狡黠”。

虽然安禄山手握重兵,又受玄宗宠信,但是他见了李林甫,仍像是老鼠见了猫。

安禄山每次入朝,李林甫都会请他吃饭,往往双方把酒言欢时,李林甫就会冷不丁冒出一句,一语道破安禄山内心的某个秘密,虽然气氛还是那么友好,但即便是在冬天,安禄山也会直冒冷汗。出现这一幕后,李林甫又会温言抚慰,解下自己的袍子,给安禄山披上。说一句:“没事,老哥罩着你!”

所以,安禄山不称李林甫官位爵位,而是称他为“十郎”。“郎”这个称呼在唐朝不是称兄道弟般的亲切称呼,而是带有家仆称呼主人的意味。当年武则天身边有个叫张易之的小白脸,红的发紫,趋炎附势之徒都称他为“五郎”,而宋璟却称他为张卿,有人困惑,宋璟说:“你们又不是张家家奴,何郎之有?”

安禄山派部下到长安办事,总会去拜见李林甫,部下回来后,安禄山总会问:“十郎说了什么?”

如果李林甫只是安慰或问候,安禄山就会手舞足蹈,如果李林甫说:“让安将军多加检点!”安禄山就会吓得面色惨白,说:“完了,死定了!”

安禄山为何这么怕李林甫呢?《资治通鉴》记载:“安禄山以李林甫狡猾逾己,故畏服之。”虽有一定的道理,但绝不是仅此一点,因为杨国忠也很狡猾,把李林甫都算计了,但安禄山却不怕杨国忠。所以,我们还是应该从安禄山自身原因找问题:

01首先,政治地位不高。大唐承平日久,中原人民尚武之风已消失殆尽,产生名将的几率小了很多,而少数民族将领却始终在战争中磨练。玄宗重视边功,所以大批少数民族将领便提拔了起来。

但是,少数民族将领即便担任了节度使,也没有入朝为相,左右政局的机会。能够入相的,是杜暹、萧嵩、牛仙客,这些担任过节度使的汉族文臣。

所以,天宝六载时,安禄山虽然手握重兵,但在玄宗眼里,他只是一条凶狠的看门狗。直到天宝十一载,李林甫为了彻底杜绝文臣出将入相的路子,建议玄宗重用了少数民族将领。这些番将才在政治上有了话语权。代表人物是哥舒翰、高仙芝与安禄山。

天宝十二载,李林甫去世,杨国忠独掌大权。为了平衡政局,玄宗引入已经有些政治地位的安禄山,来制衡杨国忠。

所以,安禄山在李林甫活着时不敢造次,因为他们不再一个层面,就算玄宗再宠安禄山,也影响不了李林甫。而李林甫死后,安禄山的政治地位提高了,成了朝中说话有分量的人物,所以他不惧杨国忠,以至于悍然造反。

02其次,安禄山想造反,自己心虚。天宝初年,安禄山在担任平卢节度使后,就逐渐起了反心。他修建雄武城,名义上是抵御契丹,实质上却是存储粮食、马屁、武器,还上奏玄宗,要求西北名将王忠嗣派兵帮助修城,实质上是想吞并人家的军队,被王忠嗣窥破了玄机。

其后,又想吞并朔方节度使麾下的同罗铁骑,当时李林甫遥领朔方节度使,怎能不知道他的野心呢。

李林甫是权相,王忠嗣是玄宗义子,在当时,都是安禄山惹不起的人。不论被谁死死咬住,都会玩完。反观王忠嗣,心底无私,自然无所畏惧。

当时,玄宗命王忠嗣攻打吐蕃石堡城,但此城易守难攻,王忠嗣不想无辜牺牲将士们的性命,所以决定抗旨不尊。部下李光弼劝他遵旨,他说:“岂可以数万人命换一个官职!我抗旨,最多是回去当个羽林将军,或者侍卫,陛下还能杀了我!”因为此事,李林甫咬定王忠嗣图谋拥立太子篡位。但王忠嗣没有反心,所以毫不畏惧李林甫,在众人的求情下,被贬为汉阳太守。

而安禄山,不论战功还是出身,比王忠嗣差太远。关键是,他没有王忠嗣的坦荡,深深隐藏着一颗造反的野心,令他心里发虚。所以,在面对李林甫时冷不丁地敲打时,才会直冒冷汗。这叫做心底无私天地宽,心底有私冒冷汗。

所谓屁股决定脑袋,动机决定行为。所以,随着安禄山地位的逐步提高,他的野心必然增大。积攒到一定程度,碰到合适的时机,即便李林甫不死,安禄山该反还是会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