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深圳阅尔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国学红楼梦中在贾府受人爱戴的薛宝钗做过哪些情商不高的事情?
红楼梦中在贾府受人爱戴的薛宝钗做过哪些情商不高的事情?
2022-09-05

薛宝钗,金陵十二钗之一,与林黛玉并列为金陵十二钗正册之首。不清楚的读者可以和趣历史小编一起看下去。

在《红楼梦》中,若论谁会做人?相信多数人心中,都会想到薛宝钗,这个仅仅大黛玉两岁的商人之女,虽比黛玉晚几年进贾府,但在贾府的名声、人缘,却比她要好的多。

连贾母都曾说:说起宝姑娘,讲真的,算上我们家四个女孩,没有一个比她优秀。

然而,真实的薛宝钗究竟是怎么样的人呢?她真如多数人所认为的,是一位高情商的女子吗?

下面,我们从她所做的四件事中,来寻找答案。

第一:捧贾母贬低王熙凤。

贾宝玉被打后,贾母等人都在怡红院中看望他。因为一碗荷叶莲子羹,王熙凤得到了贾母的赞美。而此时,在一旁的薛宝钗也不甘示弱,特意捧起贾母来。

宝钗一旁笑道:“我来了这么几年,留神看起来,凤丫头凭她怎么巧,再巧不过老太太去。”

王熙凤的幽默风趣,识大体,重细节。因贾宝玉想吃一碗荷叶羹,而这又是平常很少做的,因此,凤姐特意安排下人做了十碗,让大家尝一尝。

王夫人不理解凤姐如此的安排,贾母却体会出了她这样一份难得的用心。而作为一旁的薛宝钗,见凤姐一人唱高调,也有心参合了进来,因此说了这样一番话。

“我来了这么几年,留神看起来,凤丫头凭她怎么巧,再巧不过老太太去。”宝钗的话,无疑是在赞美贾母,但同时,她这一句“凤丫头”,又显示出了,她对王熙凤的轻视和贬低。

从年龄上来看,王熙凤是她表姐;从身份上来看,王熙凤是荣国府的代理管家。因此,无论怎么说,薛宝钗对凤姐的贬低,都显得缺少了点什么。

第二:帮薛宝钗举办螃蟹宴。

因为探春组织诗社,史湘云最后一个才来,她一时兴起,加上激动,就自荐要做一回东道。

但显然,单纯的史湘云没有考虑到经济的状况。到了晚上,经薛宝钗一提醒,她便犯了难。

作为居住在叔叔婶婶家的她,作为在贾府做客的她,她好意思因为要举办东道向贾母、向叔叔要银子吗?

薛宝钗正是看到了她的窘迫,所以主动提出要帮助她。

只是她的做法,却并不高明。

宝钗道:“这个我已经有个主意。我们当铺里有一个伙计,他家田里出的很好肥螃蟹,前儿送了几斤来。现在这里的人,从老太太起,连上园里的人,有多一半都是爱吃螃蟹的。前日姨娘还说要请老太太在院子里赏桂花、吃螃蟹,因为有事还没有请呢。你如今且把诗社别提起,只管普通一请。等他们散了,咱们有多少诗作不得的呢。我和我哥哥说,要几篓极肥极大的螃蟹来,再往铺子里取上几坛好酒来,再备上四五桌果碟,岂不又省事,又大家热闹了!”

按宝钗如此一说,她为湘云举办东道的心,确实尽到了。但问题在于,她着自己的小算盘。并且,这个小算盘,明眼人一眼便能看出。

我们从螃蟹宴的整个过程可以看出,史湘云所做的诗社东道,其实是众人吃过剩下的,更让人非议的是,这个邀请贾母前来捧场的不是别人,正是史湘云。

湘云次日便请贾母等赏桂花。贾母等都说道:“是她有兴头,须要扰她这雅兴。”

史湘云不是要做诗社东道吗?为何变成了请贾母赏桂花?薛宝钗向请贾母、王夫人,为何不自己去?

这些疑问,都指向了一点,就是薛宝钗利用了史湘云,利用了史湘云与贾母的关系,用下人所送的螃蟹,既获得了贾府上下人的心,又获得了史湘云的感激之情。

也许,她的用心,只有单纯的湘云看不透,而其他的人,谁不明白这其中的猫腻呢?

第三:私自带香菱入住大观园。

大观园是什么地方?是元春省亲的地方,属于皇家园林,而居住在大观园中的都有谁呢?是如三春、如黛玉这样未出阁的小姐。

但是,薛蟠被柳湘莲羞辱,借口学做生意离开贾府后,薛宝钗却私自做主,将香菱带进了大观园居住。

香菱是什么人?是薛蟠开了脸的小妾,她凭什么能进?若她可以进入大观园居住,岂不是赵姨娘这些都能入住了?

显然,薛宝钗在这件事上,有点喧宾夺主的意思,自以为是王夫人的亲戚,就能破坏规矩?但如此的做派,在他人的眼中,又是什么呢?

第四:抢夺探春改革大观园的功劳。

王熙凤生病期间,王夫人将贾府大小事交给了探春、李纨、宝钗打理。在这期间,贾探春从赖嬷嬷家的园子得到新的点子,决定将赖嬷嬷家管理园子的方法实施到大观园来。

那就是,将大观园各处交给婆子们打点,其中出产的物品归其所有,只是到了年底交年租就行。

如此一来,不仅管理大观园所需的人员工资节约了,每一年,还有四百两银子的进账,婆子们从中也能获得好处。

当贾探春同众人谈起此事,甚至于安排人员这个过程中,薛宝钗几乎都一言不发。直到商议到年底收租这件事时,薛宝钗说话了。

按她的意思,这一部分年租也不用交给里面了,每一个人,揽走一部分的活就行。如此一来,既不得罪里面的人,同时,也省去了记账的麻烦。

宝钗的注意确实不错,婆子们听了,也十分乐意,但问题在于,她接下来的这番话,可谓将改革大观园的功劳,全部抢了过去。

你们这年老的,反受了年小的教训,虽是她们是管家,管得着你们,何如自己存些体统,他们如何得来作践?所以我如今替你们想出这个额外的进益来,也为大家齐心,把这园里周全得谨谨慎慎,使那些有权执事的看见这般严肃谨慎,且不用她们操心,她们心里岂不敬服。也不用替你们筹划进益,既能夺得她们之权,生你们之利,岂不能行无为之治,分她们之忧?你们去细想想这话。

大观园改革一事,由探春组织,在这整个过程中,也属她出力最多。薛宝钗在这件事上,充其量不过是补充了进账一事。

但是,我们从她这番话中,显然能够体现出,她将改革一事的功劳,都占为了己有。

众目睽睽之下,宝钗做的不可谓不明显,而为了这么小的利益,却撕开了她丑恶的嘴脸。这样的人,还能称得上高情商吗?